全球能源结构正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以实现二氧化碳减排的目标。但其程度和速度取决于全球动态和社会对气候变化的反应,这两个关键的不确定性跨越了我们未来能源方案的空间。过去的十年里,集中于能源系统电气化的投资赋予了太阳能和风能极佳的成本竞争力,带动了电力 在能源市场中份额的提升,在电气化受限或电气化成本效益不高的领域,可以选择氢作为燃料使用成为能源脱碳的方案。在能源方面,大约20%-50%的需求无法实现物理上或经济上的电气化,尽管氢能几经讨论,但当前现状发生了变化,为氢能创造机会,特别是在工业化学原料、工业过程加热、电力系统和货运方面为能源价值链创造新的要素。

在工业原料生产方面,由于可以替代转化后的碳氢化合物,氢能潜在竞争力更强

工业原料——现有需求

动力因素:氢应用装置已经到位;原料氢较之转化烃(灰氢代替天然气)以及碳氢化合 物而言更具竞争优势。阻碍因素:灰氢(蒸汽甲烷重整炉)生产资产已到位(已折旧), 灰氢边际成本较低 ;由于距终端消费者较远,故难以获得绿色能源的溢价。

工业原料——新需求

动力因素:原料氢较之转化烃(灰氢代替天然气)以及碳氢化合 物而言更具竞争优势。阻碍因素: 氢的生产和应用需要新资产支持;由于距终端消费者较远,故难以获得绿色能源的溢价。

在工业用热方面,氢有潜力取代消费品公司的化石燃料,而公司可以从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中获得溢价

工业用热——B2C

动力因素:消费品公司基于其绿色企业形象向消费者处获得溢 价,直接得益于氢能源的转型; 通常能源成本在总运营成本的中的占比最小;技术壁垒较低,例如燃烧器和炉灶的能源可以较容 易换成氢。阻碍因素: 面向消费者的公司谨慎地平衡利益和风险,因为任何 的失败都与公司品牌息息相关。

工业用热——B2B

动力因素:技术壁垒较低,例如燃烧器和炉灶的能源可以较容 易换成氢;燃烧器也可以转换为在0%-100%天然气——氢气含 量下运行,降低因氢能供应有限而停机的风险。阻碍因素:由于B2B客户并不愿意为可再生能源支付溢价,故而 公司承担了额外的成本;较B2C公司而言,能源成本往往在总成本中占比较 大,因此向氢能转型的成本影响随之加大。下载完整版报告请关注公众号《侠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