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式只有一种,一方面进行用户获取,另一方面进行用户变现。不同互联网公司单用户市值的差别其实是因为获取和留存用户的难度不同、用户规模的天花板不同,以及用户变现的时候变现能力不同。

在用户获取上,根据互联网上用户需求的分层,将获取用户的方式分成了:通讯、社交和内容。通讯的用户需求同质化,用户群体最广泛,网络效应最强,获客和留存成本最低;社交是一种差异化的用户需求,导致用户群体是有限的,但也具备一定的网络效应,因此获客和留存成本虽然高于通讯,但一般比内容的获客方式成本更低;内容需求是最为多样的,一般以规模来分摊成本,网络效应最弱,获客和留存成本普遍更高。但成熟的互联网公司中汽车之家表现出不同的特征,需要引起关注。

在用户变现上,用户有效时长,交互频次高低,用户生命周期长短,商业模式离交易端远近,服务层级多少,是决定用户变现能力的关键变量。爱奇艺表现出比较差的财务特征,是因为有效使用时长很短,变现空间有限,同时获客代价太高所致。而生命周期长的游戏和短的游戏是不同的生意,长生命周期游戏具有出色的业务属性和竞争壁垒,是互联网变现模式中最好的生意。

离交易端最近的互联网需求是支付,这导致单用户支付的年流水远远大于电商、游戏这样的模式,从而产生了更大的业绩弹性,腾讯的这一货币化能力变化过去被非经营因素掩盖,此后会逐步显现。最后,美国零售业的独特类别发展史让我们发现消费升级、品牌升级只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消费回归理性是在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更确定的趋势,廉价商品零售商具有更长的发展逻辑,拼多多GMV的增长具有较强的确定性。